试管日记-媒体报道-吉林大学第一医院——生殖产前诊断中心 
孕前优生咨询、产前优生遗传咨询、生殖内分泌疾病诊治、女性不孕诊治、男性不育诊治、复发性流产诊治、辅助生殖技术助孕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媒体报道


试管日记
来源:新文化报  浏览:2071  发布时间:2015-01-12 03:03:03

    在此之前,我从没想过怀孕居然是件很艰难的事。
    在此之前,我只担心意外怀孕要去做流产。
    在此之前,我没想过自己会和试管婴儿扯上关系。
    可是,这事真的就发生在我身上,不管我愿意不愿意,能不能接受。
    这是王小溪试管日记的开场白。

试管求子
    两年的努力迎来双胞胎
    王小溪今年36岁,长春人,曾经是私企高管,现在是全职太太。
    2005年结婚不久,一次避孕失败,她和老公瞒着双方父母选择了人流。
    2010年初开始“造人计划”,半年后,毫无动静。
    2011年初,王小溪和老公去医院检查。两个月后得到结论:老公精子活力低。医院建议人工授精,如果不行就试管婴儿。
    王小溪选择了去沈阳进行人工授精,一连两次均失败。医生说女人超过35岁卵子质量会下降,建议尽快选择试管婴儿。
    “以前从不认为孩子有多重要,可是当你不能生孩子的时候,却疯狂地想有一个孩子。”王小溪说。
    她辞职去做试管婴儿,就有了试管日记———

    2011年6月4日  开始服用第一片妈富隆。

    7月15日  开始增加了另外一种肚皮针,一天3支,比达菲林疼,达菲林减成半针。我开始找人拼针,一针150元,每天打半针扔半针,偶尔能找到拼针的人,直到取卵,还是扔了3个半支。
    7月20日  增加了尿促针,打臀部,很疼。此后,我每天打三针,两针肚皮一针屁股,还要外加静脉抽血,血管一溜针眼。可一想到宝宝在等着我,并不觉有多苦。
    7月25日  每天3种促排卵的药打下去,最明显的是我的小肚子迅速鼓了起来,腰酸得坐不住。
    7月26日  晚上9点,终于打传说中的夜针了!这意味着我两天后就可以取卵了,漫漫促排卵之路终于走到了尽头。
    7月28日  取卵是个大事。有护士打麻药,因为我对麻药不太敏感,仍有痛感,一种任人宰割的架势,让我很郁闷。
    取卵开始,B超监测,右侧卵巢取了2个,可左侧取卵并不顺利,医生说实在取不到就要经过子宫取卵。我开始害怕,有点哆嗦地问:“疼不疼?不取左侧的行不行?”医生说,“右边就取了2个,几率太小了。经过子宫,可能要疼一点,但应该能忍受。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针就穿过去了,这叫一个疼啊!眼泪和汗在瞬间就淌下来,忍着剧痛又取了5个卵。
    7月31日  移植胚胎,医生说取卵7个,培养成功5个,植入了2个最好的,还冷冻保存了3个。之后就是回家等待,每天坐立不安,到了第12天就偷偷拿试纸测,一连测了5个,都是一条线,失望极了。

    6月30日  开始注射第一针达菲林,俗称肚皮针,每天9点打,不能间断。

    8月2日  居然真的没怀上。医药费、食宿费4万多,都打水漂了。看我受罪,老公很难过,“要不咱就干脆别要孩子了!”可我坚持认为,我一定可以有个自己的孩子。
    2011年12月3日,王小溪夫妇再赴沈阳,这次不需要取卵,做冻胚移植,移入了3个胚胎。鲜胚都没成功,冻胚能行吗?王小溪开始度日如年。14天后到医院验血,确认怀孕!“当时我一阵眩晕,真不敢相信!”可王小溪与这个孩子无缘,30天后,腹中胎儿停止发育,接着就是流产、刮宫……
    2012年8月,王小溪决定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生殖中心再试一次。
    吃药、打针、捉排、取卵……痛苦再来一遍。
    8月末,取出8个卵子,直接做了ICSI(二代试管),6个成功的胚胎,移了两个最好的,冷冻4个。
    经历了那么多,王小溪已经能够平静等待结果。14天后,确认怀孕;28天后,已发育出胎心胎芽;3个月后,B超确认胎儿发育正常,并且是双胞胎。王小溪终于有了喜悦。  
   
历尽磨难,在今年5月、36岁生日之前,王小溪收到了上天赐给她的最好礼物———顺利诞下一对健康男婴。

不孕不育

    每八对育龄夫妻中就有一对
    9月3日7时一过,吉大一院4楼生殖中心候诊大厅的患者陆续多起来。当天,生殖中心接诊371人,其中生殖门诊患者255人,占2/3。

    医院数据显示,生殖中心2011年门诊人数为4.3万,2012年为5.4万,今年1~8月为4.9万,大约以每年25%~30%的速度在增长,其中7月门诊量已排在全院第七位。
    国内最新数据表明,中国育龄夫妇不孕不育患者超过5000万,发病比例达12.5%~15%,也就是说,每八对育龄夫妻中就有一对不孕不育患者。
   

    原因?

     吉大一院生殖中心主任刘睿智说,不孕不育发病率的大幅增加,与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、工作压力、普遍的晚婚晚育等社会因素有关。男性不育中无精、弱精、炎症、性病感染的比率较高,与三四十年前相比,我国男性每毫升精液所含精子数量的下限(从1亿个左右)已经降到了2000万个,精液质量也正以每年1%的速度下降。
     女性不孕的原因也很复杂,首位致病原因为输卵管病变,占不孕妇女的30%~50%,这与近年女性怀孕、流产人数增多有直接关系。其次为卵泡发育异常、排卵障碍、子宫因素等,其他还包括精神因素、免疫系统障碍等等。
     另外,前些年患者年龄集中在30~35岁之间,近两年主要集中在25~35岁之间,最小的患者还是90后。一方面与人们就医观念提前有关,另一方面,性生活提前、妇科炎症年轻化、男性前列腺炎年轻化,都是导致不孕不育症日趋年轻化的直接原因。

    不是在试管里长大的婴儿
    在不孕不育患者中大约40%~50%可以通过试管婴儿圆梦。
    先普及个常识,“试管婴儿”并不是真正在试管里长大的婴儿,而是从卵巢内取出卵子,在实验室里让卵子与男方的精子结合,形成胚胎,然后转移胚胎到子宫内,使之在母亲的子宫内着床、妊娠。
对此,刘睿智有一个生动描述:“试管婴儿就是把精子和卵子取到胚胎实验室里去结合,就好比每个妈妈的孩子都在肚子里待着,唯独试管婴儿的孩子要离开妈妈几天,之后再回去。”
    1978年,世界第一例试管婴儿在英国诞生,1988年,国内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,两个都是女孩。目前,国内的试管婴儿技术已经成熟。2012年7月,吉大一院生殖中心在省内首家获得“试管婴儿”技术项目正式运行资质。

    医院观察

 
    不孕,一种说不出的痛
    护士姜莹: 严格确认取出的精子是来自本人
    9月9日7时25分,吉大一院生殖中心。护士姜莹由8楼手术室换乘两次电梯,赶往外科楼17楼病房去接取卵的患者。这是一对年轻的夫妇,女方略显紧张。
    “昨晚睡得好吗?”姜莹温柔地问。“还行。”夫妻俩笑得有点勉强。在候诊室,姜莹按规定再次检查身份证、结婚证和未生育证明等,随后送女方进入更衣室,再由负责取卵的医生带到手术室。
接着,姜莹递给男方一个带盖的透明小杯子,让他在杯盖和杯身上分别写上夫妻的姓名和病历号,又把男方送到取精室取精。从取精到移植,工作人员需确认20遍信息,其中有的要求患者当面确认。“这是为了严格确认取出的精子来自本人。”姜莹说。大约15分钟,男方走出取精室。又过了10多分钟,姜莹告诉男方:“你妻子已经取完卵,很顺利。”他们的精子和卵子被送往胚胎实验室,在那里将进行精卵结合。
这时,走廊里已有6对夫妻,他们是来做胚胎移植的。
    据医生介绍,胚胎移植后14天,要到医院抽血化验确认是否怀孕,因为这个过程也存在生化妊娠的情况,即胚胎停止发育。之后,B超看到胎芽和胎心,才能证明真正怀孕。
医生扈聪:不知道该怎么劝,就陪着她哭“大公鸡,喔———喔———叫。”扈聪的手机铃声响起,是稚嫩可爱的童声,是4岁的儿子给她录的。
    31岁的扈聪是吉大一院生殖中心年轻的医生,每年接触做试管婴儿的患者有上百人。在她看来,试管婴儿这项技术挺好,真的可以帮到一些人找回幸福。在她的患者中,约20%会选择试管婴儿,资深教授的患者中这个比例高达50%~60%。
    扈聪说,每当有患者打电话告诉她顺利生下孩子的时候,她都特别开心。
    她曾有一位男性患者,53岁,原发不孕长达20多年,属梗阻性无精子症。他的妻子比较年轻,且身体健康,扈聪建议他通过睾丸穿刺取精做试管婴儿,结果他们拥有了一对双胞胎。

    9月5日13时30分,扈聪又收到一个好消息,一对二十七八岁的夫妇满脸喜悦地走进她的诊室。“扈大夫,我怀孕了!”女方迫不及待地告诉她,刚做完B超,胎儿发育得很好。“真的?太好了!”扈聪特别高兴,并叮嘱患者“接下来放松心情,好好保胎”。扈聪说,这对夫妻比较年轻,女方正常,男方精子活力不足,他们选择试管,居然一次成功。为什么用“居然”二字?扈聪解释,在做试管婴儿的患者中,第一次成功怀孕的约50%,有的可能需要两次、三次、四次……她遇到的患者中,最多的先后在不同医院做了六次。
   数据显示,目前国内试管婴儿的成功率平均在30%~40%,吉大一院生殖中心的成功率近50%。这个数字也注定,医生从患者那里分享到的不只是喜悦,也可能是失落。分析失败原因,扈聪认为,精子质量、卵子质量、女方年龄、技术因素等都可能会产生影响,比如女性超过35岁,卵巢功能变差,得到的卵子数量和质量都会降低,妊娠率也就降低。既然有失落,情绪就可能受患者的影响。扈聪说,她有一个患者,刚结婚时做过人工流产,后来想要孩子时,却8年不孕。来做人工授精,四五次也不成功;后来选择试管婴儿,结果第一个周期是生化妊娠,就是化学指标显示怀孕,但实际上在超声下看不到胚胎,也就是说胚胎没有着床;第二次又来做冻胚移植,怀孕了,可是后来胚胎停止发育。
“她当时伤心地哭了很久,我心里也很难受,不知道该怎么劝,就陪着她哭。”扈聪说。
    第三次见到这个患者,扈聪简直不敢相认,不到半年,她好像老了几岁,特别憔悴。患者说,她压力极大,整宿失眠,压力不仅仅是孩子,还有老公和婆婆的脸色。后来,她再没有来过。
这个患者让扈聪特别感慨,对一些人来说,不孕,已成为内心说不出的痛。尤其是女性,压力不只是孩子,还有婚姻。“很少听见有人因患肿瘤而离婚,但是我们这里就有人因试管不成功而离婚。”扈聪说,她的一个女患者,结婚三年不孕,想要孩子只能做试管,可就在最关键的时刻,老公有外遇了,婚姻解体。一年后她再婚,还想通过试管婴儿怀个宝宝,可是第二任老公不同意,嫌丢脸,勉强来了,在胚胎移植后还是扔下一句话:“就做这一次,不成功就离吧。”
    结果第14天检查,真的没怀孕,第二天他们就离婚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扈聪难过了很久。

专家杨玉兰:
    女性到该生孩子的年龄就赶快生
    9月9日14时之后的几分钟内,杨玉兰的电话响了好几次,都是患者打来的,她告诉对方尽量每天18时以后再打给她,因为白天她要出诊,不方便。杨玉兰是吉大一院生殖中心资深专家、教授、主任医师,每天找她看病的患者总是排着长队。14时40分,两对刚刚取出输卵管造影结果的年轻夫妻进来,请杨玉兰看。两位女性都存在双侧输卵管不畅的问题,杨玉兰建议20多岁的那对夫妇再试试自然怀孕,建议30多岁的那对夫妇做试管婴儿。
“像这些年轻人,他们的问题都能解决,都有希望。”杨玉兰说。真正让她感到为难的是中年丧子想再生的夫妻。她说,女性过了40岁,卵巢功能衰退,到了45岁以后再生育的可能性就非常低了,“即使有试管婴儿的技术,可是没有正常的卵子,也无济于事。”而她几乎每个月都能遇到这样的患者,女的没等说话就开始哭,她都不敢去问“你的孩子是怎么死的”。
    杨玉兰说,有一对夫妇,上初中的孩子因为一次没考好就自杀了,对他们打击特别大,丈夫患上了抑郁症,他们迫切地想通过试管婴儿再生一个孩子,给自己活下去的希望。可是妻子已经43岁,卵巢功能开始衰退,卵子质量也不好,月经不能正常来,很难再生小孩;男方的精子质量也不好。他们的情况从理论上讲已经不适合做试管婴儿。可她不能直接说“你不能再生了”,只好建议先给她调调月经,再看看情况。
目前,吉大一院生殖中心统计的试管婴儿患者平均年龄是32岁;40岁以上也有成功的,成功率较低,在15% ~20%之间;45岁以上的成功率不足10%。“我认为,女性到了该生孩子的年龄就赶快生,然后你再去干事业,只要你有能力,60岁仍然可以干事业,可是60岁再想生孩子就肯定不行。”杨玉兰说,现在有些职业女性为了干事业,为了读书,硕士、博士、博士后,一路下来就三十多岁了,很容易就错过了生育的黄金时期。

 

 

(应采访对象的要求,文中“王小溪”系化名)

 

 

 

 

 



版权所有: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 总机电话: 0431-88782222 医院地址:长春市新民大街71号
生殖医学、产前诊断中心咨询电话:0431-88782706,88783868
咨询时间:每天8:00-16:30  微信公众平台:吉大一院生殖产前中心